ZHIBANG

好文推荐

    他可能没有你所希望的职业期望不大

    课间休息时,我去了趟卫生间,迎面走来一个穿粉色细条纹衬衫的男生,比我高过半个头,头发梳的很整齐,擦身而过时还留下淡淡的发胶水味。之后我在课间收到学长的消息,你真的很高啊,我仅高你一点点啊。我承认我是外貌协会,自从知道他的长相以后,我开始比较热情的和他聊天了。甚至叫他跟我一起看看结在湖岸边那让人头皮发麻的密密麻麻一团的粉红色鱼卵。

    他可能没有你所希望的职业,期望不大

    和所有爱情开始的套路一样,他很殷勤的回复我的微博,我的动态,甚至翻阅我很早以前的动态,像是要把过去没参与的时光都拼命补回来。大多数人在还没有对象的时候,会有很多预期,所谓择偶标准,我希望我的另一半要多高,什么职业,多帅,我也曾经有过预期,但是后来发现,这些预期在你没有遇到心仪的对象时是成立的,当你沦陷的时候,他可能没有你想要的那么高,他可能没有你所希望的职业,也可能没有你想要的某种特质,但喜欢了就喜欢了。

    我不知道我是因为他而喜欢男生穿衬衫,还是喜欢男生穿衬衫而喜欢他,他有各式各样的衬衫,头上始终有淡淡的发胶水味,也许我喜欢他,所以连发胶水味都是我认可的味道。那天下午,他站在我身旁用手指挠了挠我握在公交车扶手上的手靠近我耳边说,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我并没有回答他,任由这句话悄悄消散在空气里。初秋的午后阳光透过车窗折射在我们身上,我不知道他暖不暖,反正我挺惬意的。

    吃过晚饭,我们走在回宿舍的林荫道上,以后回想起那段日子,这条路几乎是我大学时候最美的一条路了。晴天上学时,我偶尔学着像个文青,闭眼抬头在树荫底下走过感受阳光透过树丛在眼皮上时隐时现的跳动。雨天时的这条路,相对残酷一些,许多又肥又大的蚯蚓爬到路面上,被来往的车辆碾压而过,生物尸体散发出的腥味伴随着雨水与泥土的气息,整个画面无论视觉与感官都让人大受刺激。

    而自从有了这个学长以后,这条路于我而言便多了晚上的风景。路灯会把我们的影子拉长,即便肢体上没有任何接触,影子却像一个多年的老友为我们的羞涩着急,做着他们自以为的助攻,做着它们自以为的暗示让影子中的我们有意无意地触碰。我看着我们的影子又望了望空无一人的路,我说,我们走完这条路之前,有一个人出现,我们就在一起好了。

    事后他告诉我,真想打个电话叫舍友下来走走做个弊。而我也觉得自己非常作,这么绿茶的行为我居然不假思索的做着,我明明可以走心的一把拉起他的手说,以后跟爷好好过!走完这条路之前还是有人出现了,我现在为自己的行为找到了正解,就是自己缺乏勇气做一件事的时候,总会想要假借天意掩饰自己的怯懦。显然,我的学长并不满意于我屈服于天意的决定。

    他又坚持和我漫步到了田径场上我们相对而坐,我忘了他具体说了什么。大体上就是希望我是遵从内心的决定,而不是赌博一样。我没有回应什么,只是沉醉于晚风轻拂,星空璀璨还有对面某人说话的样子。准备离开时,他坚持要沿着跑道走两圈,即便我说很累,他也没有妥协。我只好作陪,他顺势拉起我的手说,我就是想牵着你的手再走两圈。

    参考网址:http://www.jhsijiazhentan.cc/news/12/886.html